2月19日,中国火箭军的官方微博账号“东风快递”发布“即日开始‘营业’”的首条微博,一时广受好评,再度引发中国民众对官方机构“网络大咖”的热议。

  作为中国军方新组建的军种,掌握“大国利器”的火箭军对普通民众而言总有一层神秘色彩。五天前,两个实名认证的官方账号“中国火箭军”“东风快递”开通,分别引来28万和38万“粉丝”关注,充满人情味的互动让原本“高冷”的战略导弹部队人气飙升。

  近年来,随着网络社交媒体、即时通讯工具的兴盛,中国各级行政机关、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及内设机构等纷纷在微博、微信等第三方平台上开设政务账号或应用,有的还自行开发建设移动客户端,利用这些被称为“两微一端”的政务新媒体推进政务公开和公共服务等,被视为转变政府职能、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新途径。

1550641846861.jpg

浙江长兴洪桥镇推出的政务APP“治惠掌心”。(图片来源:新华社)

  据统计,上述各级政务新媒体数量已达17.87万个,基本实现了中国国务院各部门、省、市、县、乡全覆盖。其间就不乏中国消防、国资小新等善于“蹭热点”、“接地气”的“大V”。它们摆脱过去政务宣传的刻板形象,以生动活泼的语言和图表、音频、视频等多媒体手段融入普通民众生活,被戏称为“认真地搞笑、负责任地传播”,既让公众广泛知晓政府权威信息,也及时应对突发公共事件、回应舆情,推动将民众日常生活相关的民生事务实现“掌上办理”,更沉下心来与网民互动,听民意、聚民智,一方面分析研判社情民意,一方面引导公众参与公共管理、公共服务,共创社会治理新模式。

  然而,多如牛毛的“两微一端”也良莠不齐。就像微博用户存在所谓“僵尸粉”一样,政务新媒体中的“僵尸”也不少,“睡眠”“雷人雷语”“不互动无服务”等现象频发,功能定位不清晰、信息发布不严谨、建设运维不规范、监督管理不到位等问题突出。与此同时,公职人员因贪图便利在新媒体上泄密的事件数量亦呈上升趋势,更遑论犯罪分子利用网络漏洞传播虚假信息、实施诈骗,恐怖分子散布极端言论、招募策划实施暴恐等等。

  近日,湖北、安徽等地方政府下文,要求解决工作群、政务APP滥用问题,称不得要求基层通过微信、QQ、APP等晒工作痕迹,显露出“两微一端”被“歪嘴和尚念歪经”的一种新现象:指尖上的形式主义。

  对部分地方官员来说,新媒体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大幅提高办事效率,另一方面又沦为“群奴”,每天要浏览回复十数个工作群,投票、点赞、转发,甚至下基层第一件事是先拍照再上传“打卡”。长此以往,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被这种“工作留痕”方式“绑架”,官员变成“沉迷”手机的“低头族”,掉入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新坑。

  中国即将进入“两会”时间,关于新媒体的监管问题近来俨然已是委员、代表提案、议案和意见、建议的热点。

  近日,教育部发布对政协委员的提案答复,明确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事与上述政务新媒体的新形式主义如出一辙。某些基层官员沦为“群奴”是执政理政的观念与思维并未发生根本改变,先进工具反成负累;部分教师并未真正理解“互联网+教育”,只是将布置作业的方式简单固化到新的平台,当然要被禁止。因此,真正进入信息化时代并非只是拥有和使用新科技那般简单。

  其实,对新媒体的使用和监管是世界各国都面临的新挑战。玩转“推特治国”的特朗普固然让有些人欣羡,Facebook(脸书)的五分PK10泄露问题也让其创始人扎克伯格在国会山招致参众议员足足两日的轮番“炮轰”,被视为史上最严的五分PK10保护法业已在欧盟生效半年。

  由是观之,要用好“两微一端”等新媒体,一方面需要政府层面的立法监督,另一方面相关行业亦需自律。去年底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政务新媒体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不久前各大短视频平台扩充人工审核团队以应对弹幕“先审后播”的要求,皆可视为政府和行业上下联动的最新动向。

责任编辑:qinpeng